换人头算什么?人类的未来是这样的……


作者:杜梨  来源:凤凰读书  时间:2017年11月20日  浏览:84  字号选择〖    〗



 

换了人头,我们的世界会更好吗?

杜梨


日前,意大利都灵高级神经调节小组的神经外科专家塞尔吉奥·卡纳维洛(Sergio Canavero)宣布世界第一例人类头部移植手术已经被他在一具遗体上成功实施,而来自中国的任小平教授参与指导了这次手术的进行,我们都见证了这次人类前进的一大步。

参与此次手术的医务人员有150个人,专家小组表示,目前他们可能已经成功找到了头颅移植手术中重新连接脊椎、神经、血管的方式,这次手术共花费了18小时,完整的报告将在未来几天内公布。

人们会有各种疑问、诽谤、猜测和辱骂,质疑其不道德,质疑其受体的伦理问题,比如:活下来的是头还是身体,其后代究竟是谁的,身体以谁的意志继续存活下去,太多存在主义的问题冲击着人类的基本道德观,有些人开始忧虑人类的未来社会,人体器官的黑市贩卖以及不稳定的人身绑架,比如有些人会不会因为美貌而惨遭绑架和杀戮?醒来以后发现自己被植入了新的身体?

```

这些担心并不是不无道理,每一次科学的进步都伴随着对人伦和人类社会的冲击——在工业革命早期,英国工人会刻意破坏和损害机器,后期伦敦的雾霾导致的死亡更是触目惊心。在医疗方面,克隆技术、换心手术、用猪的内脏来替换人的脏器、冷冻卵子、冷冻人体、代孕等都是对人伦的一次又一次冲击,然而这些看起来“暗黑的科技”仍然在这个世界上存在,并在各种官方或私人实验室里进行着蓬勃发展,它们为我们重新定义了人类的存在和延续的可能性。

换头新闻一出,无疑引发了一些国家对于人权的极度担忧,但是那位意大利的医学教授却说,但凡有人身处在那位俄罗斯人——(计算机科学家瓦雷里·多诺夫从小罹患先天性肌肉萎缩症)大小便失禁不能移动的状态下生活多年,都会有不同的想法。那位俄罗斯病人在和命运的斡旋中肉身败下阵来,知道这次换头的动物实验都不甚成功,甚至自己的命运难以想象,但所做出的决定充满了悲情的英雄主义:他宁可换了头后活不了多久,也不要在那种情况下继续生存。可见一个能够自由支配的身体,是多么具有诱惑力。

意大利神经外科专家+俄罗斯病人+中国医院,对一个小说家来说,是极具诱惑力的选项,充满了浪漫和魔幻的现实主义,意大利人的浪漫和被时代冲散的古罗马斗争精神,俄罗斯人的狂野和苦大仇深,中国医院的神秘、稳重和敢为天下先的开创精神,原本预计36个小时的手术18个小时就已经成功,这无疑为全世界带来了目瞪口呆的全新体验。

眉间尺

我们不由得想起了古代喜欢用敌人和仇人的颅骨做酒杯的王侯将相;想到了眉间尺的传说,眉间尺被砍掉的头颅掉进沸水中仍有灵魂和知觉,他和楚王互相撕咬直到完成复仇;玛丽·雪莱的弗兰肯斯坦用碎尸拼出来的怪人;清代蒲松龄的《陆判》里,那个给妻子换了一个美丽头颅的朱尔旦。值得一提的是,被奸人害死的那个美丽女子一家经过澄清,居然还和朱尔旦成为了亲家;朱尔旦的妻子换完了头以后仍是自己的心智,美女的头颅只是皮相。

可见,在现代医学未介入中国时,古人仍重视“心主宰万物”一说,《西游记》的悟空本相也是心猿,唐僧取经的本质是一个人的成长历程,”定嗔(孙悟空-心猿)“,”定贪(猪八戒-木母)“,”定痴(沙和尚-刀圭)“,”白龙马-意马“。

无论这次手术成功与否,人类都已经完成了一个决定性的历史瞬间,而我们正是这一瞬间的见证者。

除了换人头和器官等让一部分人受到冲击的医学科技,我们还能展开哪部分的医学革新幻想呢?

...

外置子宫+人工培养婴儿

按照赫胥黎在《美丽新世界》中的说法,人类未来的子嗣或许靠试管和实验室来产出,未来或许有精确受精和外置子宫来替人类完成女性承担了全部风险的繁衍工作,这或许符合当代女性要求的一部分生理平等——毕竟,人类由于直立行走骨盆变窄,使得女性的生育变得分外痛苦,以至于从古至今都是高风险性的任务:难熬的妊娠反应、羊水栓塞、胎盘倒置、家人的偏见、产后抑郁、‘丧偶式’育儿等一系列不可控的因素都将女性的权利贬值,前段时间的剖宫产孕妇因不堪忍受疼痛跳楼一事还引发了互联网大讨伐。

然而只要女性怀孕这件事还存在,各种因生育问题所引发的社会新闻就不会离开我们的视野。

不禁想,如果日后男女双方只需要捐献精子和卵子并由机器择优匹配,受精卵在人造培养皿和保温箱里按时生长,想象一下,婴儿都变成长在人参果树上的小果子,而我们能像收麦子一样到点收孩子,那时候在生育问题上,男女就能达到真正的平等了吧。

...

仿生人(or 复制人)伴侣+太空殖民

《银翼杀手》系列、《攻壳机动队》、《黑客帝国》三部曲等电影根植于Philip K. Dick的《仿生人会梦见电子羊吗?》这部科幻邪典。请注意,这里面的仿生人(Androids)和机器人(Robots)是被严格区分开的两个概念,仿生人的外观上依人而设计,有可能拥有自我人格,但仍被人类所主宰,为人类去完成外太空的殖民脏活儿(监管机器人或者屠杀),他们的命运在这些电影里被人类的沙文主义所支配,显示出了强烈的阶级性,作为人类外太空移民的牺牲品和垫脚石,下场不容乐观。

但是我们在现实生活中,仍可以开展对仿生人或复制人的美好想象,在这个有人和充气娃娃结婚、东京草食男崛起、东亚御宅族文化流行的现今,拥有一个复制人或仿生人伴侣几乎是我们对于未来生活最美好的想象之一了。《黑镜》第二季第一集中,那位丧偶的英国女子因为怀上了遗腹子,加之对逝去男友难以控制的追思,为自己定制了一个复制的男友,但是因为复制男友太过完美,让她产生了失真和背叛的感觉,她最终把他锁在了阁楼上,让长大后的女儿不时地去给他送饭。

...

 

女主在这里产生的情感波动也许符合一部分人对于异己复制人的恐惧心理,和真实爱情伦理下产生的心理隔膜,她将一个普通人会产生的惊喜和各种失控情感表现的很真实。但是我们仍可以想象这是个美好的科技前景,毕竟,你可以把逝去的亲人或者爱人永远地留在身边了,那或许会带来伦理和道德惊吓,但是生活不是自己的吗?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啊,关上门,生活还是自己的。

换头手术无疑走在了时代前列,但是它已经发生了,伴随着无数道德的谩骂和质疑,但是谁也不能体会,那个俄罗斯病人的感受啊。

如果你深陷麻痹和瘫痪,愿意换个头吗?





· 相关信息 ·
 
 

学校邮局 | 同学录 | 日记 | 学生论坛 | 网络电台 | 数学家摇篮 | 教师主页 | 部门主页 | 学生主页

版权所有 浙江温州中学  你是第位来访者
地址:浙江省温州市瓯海区梧田大道2号
校办:0577-86760802 邮编:325014